首页
 >> 继教天地 >> 继教资讯
钱学森力学班十年:能否回答中国教育的世纪之问
信息来源: 经济观察报 发布日期:2019-05-07 访问次数: 字号:[ ]

  陈伊凡

  “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

  在世纪之交提出的“钱学森之问”,至今仍是萦绕在中国教育界的未解难题。不过,这一“时代之问”,在当下已经变得更加复杂。“智力被非人类全面超越,导致对教育的核心需求产生了千百年来最大的一次变化:从知识传授转为创新能力培养,且这一转变到来的速度和范围都远远超过预期。”“钱学森力学班”(以下简称“钱班”)的首席科学家郑泉水说。

  钱学森是中国近代力学和航天事业的奠基人,以他命名的“钱学森力学班”,是清华大学拔尖创新人才培养计划的一个部分。这里的学生,都被赋予了成为相关科学技术领域领军人才的期待。

  2009年11月3日,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总理的温家宝在人民大会堂向科技界发表题为《让科技引领中国可持续发展》的讲话,其中指出,全球将进入空前的创新密集和产业振兴时代。随后教育部联合中组部、财政部推出为回答著名的“钱学森之问”而推出的一项基础学科拔尖学生培养试验计划,在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等19所高校进行拔尖创新人才培养试点。

  2009年,“钱学森力学班”成立,作为入选了该计划的全国唯一工科基础班,迄今已近10年。郑泉水说,破解“钱学森之问”成为最急迫的国家战略性挑战。

  对话之前,郑泉水刚结束为期一天半的会议。这里是液晶大厦三层的会议室,会议室外的墙上挂着钱班师生们的跨学科研究成果。

  这是郑泉水在清华的第26年,是他建立钱班的第十年。他的普通话带着浓厚的江西口音,时不时摘下眼镜,揉揉眼睛。“未来30年的机会在纳米技术,未来50年的机会在生物科技”,郑泉水说。

  他语速很快,谈话中,他津津乐道和学生们一起做研究的故事,这些年轻人总能给他许多启发。他乐于分享自己的科学想象,尽管这些想象在最初几乎被定义为不可能,例如对“零”摩擦世界的探索。

  郑泉水所在的区域,囊括了中国国家核心的创新动力,从液晶大楼往北,依次是技术科学楼、建筑馆,和钱班所在的航空航天学院大楼,往西的清华科技园里紫光、同方大厦、启迪控股大楼高耸。

  组建钱班十年,教育方案不断迭代,郑泉水总结出一套人才培养的方法论——通过研究学习。他认为,这是能够解决后面这个问题的最佳办法。至于第一个问题,却涉及到整个教育体系。“但我仍然坚信,大的方向是正确的,尽管中途会磕磕碰碰。”郑泉水说。

  永远不破灭的“泡泡”

  正如欧林工学院校长给其学校的定位为——高等教育的实验室,钱学森力学班的定位也是——“面向创新型工科的一个实验田”,郑泉水说,其定位是工科基础,使命是发掘和培养有志于通过技术改变世界的源头式创新型人才。

  采访中,他提到了钱班的三个理念,这几个理念,在他的《开放式的创新人才培养》中也被提及:

  第一条理念,也是核心,就是帮助学生找到他们想做的事,然后再帮助他们全力以赴去做。“这是犹太人的教育理念,就是尊重孩子的选择。”有了这个理念之后,钱班的定位就不是力学方向,而是工科基础。也就是说,在钱班主要是打基础,以后可以做很多方向。第二是师生共赢,让学生做想做的事,也需要让老师能够从中受益,能够满腔热情去做。第三个理念是开放式。做这件事需要的可能还不止是清华的老师,还需要许多国外的老师和社会资源来做这件事。

  基于三个理念下,培养方法在实践过程中逐步迭代。

  一个叫杨锦的学生走进郑泉水的视线。钱学森班2009年入校的本科生杨锦在郑泉水的课题组做SRT(学生研究训练)课题,偶然看到水面上漂有一层带微小颗粒的泡泡,能许久不破,感到十分好奇。他将这个观察报告给了老师。“好玩!”郑泉水知道后,建议他从网上查找这方面的报道。当初步得知现有泡泡都不能持久时,就鼓励、指导和支持他进行较全面的文献调研和较系统的实验。在文献和杨锦的实验观察基础上,郑泉水提出了一种“永久不破泡泡的机理”,指导杨锦完成了实验验证。“他的一次综合报告甚至让我产生了一种感觉:他进行该项研究半年所积累的知识和建立的能力快赶上普通博士生2年学习后开题时的水平了。”郑泉水说。

  当时他把这件事告诉了时任校长陈吉宁,陈吉宁表示,要把这个泡泡放到清华校史馆。为了放到校史馆,郑泉水的目标是,把“泡泡吹大”一些。

  郑泉水又指导了两届学生和他一起做这件事——“把泡泡吹大”,过程中,2011年入校的钱班学生薛楠意外揭示了水面悬浮颗粒团聚破缺的一个普遍机理。

  这两件事给了郑泉水启发,“第一件是坚持,第二是本科生也可以做研究。”这一启发构筑了他在钱班培养模式的核心方法——通过研究学习作为牵引,激发学生的学术兴趣,从而能够实现创新基因的培养和强化。到了2013级,钱学森班学生,28人发表了31篇学术文章。“尤其是,在知识大爆炸,呈现指数增长时代,很难通过正常的学习模式把知识学完,因为学习过程中,知识可能已经增长了几十倍。所以更需要有一个清晰的方向,以快速走到前沿。”

  郑泉水说,通过研究进行学习不仅能够帮助学生们寻找自己的兴趣,还能够提高学习效率,和学习的系统性,并且可以帮助学生找到合适的导师。

  钱班培养模式有两次迭代。第一个阶段是2009-2015年,总体框架突出三个重点:追求师生双赢、重视基础和深度学习以及鼓创新思维和研究。

  为了达成师生双赢,钱班采取小班上课、导师制、不同院系之间的流动机制、实验室探究等方案。此外,在基础学科课程上投入更多学时。为了增加挑战性,要求学生课外和课内的时间投入比为3:1,专门聘请授课教师,进行大量讨论和研究性学习。鼓励创新思维和研究方面,2012年,从首届大四学生开始,安排学生进行为期3-6个月的海外研修,2014年设立ORIC自主研究课程等等。

  第一阶段的培养模式在改进中,却仍然有几个难题未能解决。例如,学分过多,加上不少学生重视学分绩,导致尽管科学技术课程的方面实施较好,但在价值观、交流和领导力等几个方面不足。

  虽然钱班的一大核心是帮助学生找到自己的兴趣,但在第一版培养模式实施下,仍存在相当部分的学生动力不足或不够坚持、目的不明确的问题

  2015年之后,培养模式迭代为CRC体系(course-research-communi-ty),增加了三个方面:包括创建系统性台阶式的研究实践体系;建立结构清晰的课程体系;以及建立朋辈学习和创新生态,邀请各行业有突出成就的人士作为志愿者担任钱学森班的社会导师。

  “我愿意打70分”

  “如果从我自己的角度,我愿意打70分。”在被问到给如今钱班的成就打分时,郑泉水说,“这样能够有更多的上升空间,如果能够到90分,那么我将会非常开心。”“可能钱班更多的,是那种天资特好,特别会考试,但是比较迷茫的人。因为他的整个人生经历都是向短期目标努力。”郑泉水说。

  这涉及到中国教育的问题,中国教育更多的都是一种短期目标,先考上高中,然后高考。但创新需要的是长期目标。在郑泉水的一篇《“多维测评”招生,破解钱学森之问的最大挑战》中提到,目前高考招生体系下的优秀,多数不是创新素养和发展潜力意义下的优秀,学生们四年的成长优劣,与学生进清华时的高考或竞赛成绩关联度不大,而与他们的创新素养和潜质关联度很大。

  钱学森班所培养的是什么样的学生,是郑泉水和同事们苦苦思索的一个问题。

  他们参考了哈佛大学、加州理工等的标准,学习了心理学和脑科学的有关重大进展和新认识,并研究了若干著名招聘专业公司的经验,提炼了五个钱班的基因,他将其提炼为:MOGWL。即,内生动力,即对科学发现或技术创新有着迷般的极强志趣和不断追求卓越的内在力量;开放性,即有强烈的求知欲、好奇心,具有批判性思维和提出有意义问题的习惯,能从多角度看问题,有很好的观察力,有思维的深度等;坚毅力 ,包括开始和改变的勇气,拥抱失败、屡败屡战,对目标锲而不舍的追求和专注、耐得住寂寞、坚持到底等;智慧,不仅包括智商、学有余力,也综合了从他人、从失败、从实践中学习和领悟的能力;领导力,主要衡量远见卓识、正能量价值观、奉献精神、表达能力、动员追随者和资源的能力、团队合作能力等。

  在这几个质素当中,钱学森班将内生动力作为核心,这正是郑泉水所关注的“长期目标”。

  钱班试图通过招生,找到那些有长期目标的学生。钱学森班每年招收30名新生,前四届招生主要由两部分组成:通过高考统招,各省高考理工科前十名具有申请钱学森班的资格,面试后决定是否被录取;二次招生,清华所有新生在刚入学的前三天,都可以报名申请转入钱学森班,在参加其为时半天的综合考试并取得靠前的成绩后,经面试决定是否被录取。在大一和大二阶段,不适应的学生可以休学调整,也可以转到其它班;同时也有其它班级的学生择优补入钱学森班。

  郑泉水和他的团队目前正在试验多维测评的方式招生,通过面向有志于报考清华的高中生举办了3届钱学森创新挑战营,从5个维度对学生进行考查。2018年1月,在第三届钱学森创新挑战营中,面试官根据五个维度标准打分,符合条件者寥寥。“在钱学森班的实践过程中,我们越来越感到回答钱学森之问的最大挑战,还不在于如何改进培养模式,而是如果突破现有高考体系,招进真正有巨大创新潜力的学生。”郑泉水说。而这,也将会是一个持续很久的课题,这将是一场波及高中、初中、小学、幼儿园甚至家庭教育的革。

  爱因斯坦的梦想

  郑泉水的梦想,从家门口的一条河开始。

  江西省金溪县浒湾镇,以出书之盛而闻名。郑泉水就来自这里。小时候,家住在抚河边,16岁的他,梦想是造一座桥,让家乡的人可以到对岸去。于是,作为恢复高考后的首届大学生,郑泉水在1977年被江西工学院土建系录取。

  天地被一下子打开。在大学里,他开始接触了爱因斯坦,这个科学巨匠的传记把他“吸引住了”,“原来科学是这么一回事。”他发现,土木学距离爱因斯坦太遥远,“我觉得我应该去学力学。”自此开始走进他的学术生涯,并成为毕生追求的志趣。这门能够追溯到中世纪的古老科学,在此后的时间里不断发展,与工程技术、计算技术、自然科学相互融合。

  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就在郑泉水开始将力学作为钻研的方向时,世界的科技创新正在进入一个新的阶段。美国的DARPA(国防高级研究计划署)一系列科技项目,涌现了一批对现代社会影响深远的重大发明。1980年,美国《拜杜法案》颁布,至今仍被视为推动美国技术成果转化的关键。

12 > >>

相关新闻
老脑回春!科学家揭秘为何老了记不住事儿2019-05-06
黑洞“真身”现身,中国科学家做出了什么贡献2019-05-06
喜欢吃辣?辣椒不仅美味,可能还能抗癌!2019-05-06
我们一天应该喝多少水?8乘8法则并无太多科学依据2019-05-06
北京营养师协会成功举办科技成果评价会2019-05-05
科学家发明了一台能够“预测多个未来”的量子计算机2019-04-30
科学大家|为什么科学对我们如此重要2019-04-30
分享到:
返回顶部】【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热点新闻 更多>> 
最新课程 更多>> 
通知公告 更多>> 
文件搜索 更多>> 
标  题:
文  号:
年  度:  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